<acronym id='yilid'><em id='yilid'></em><td id='yilid'><div id='yilid'></div></td></acronym><address id='yilid'><big id='yilid'><big id='yilid'></big><legend id='yilid'></legend></big></address>

      <code id='yilid'><strong id='yilid'></strong></code>
      <fieldset id='yilid'></fieldset>

      <i id='yilid'><div id='yilid'><ins id='yilid'></ins></div></i>
      <dl id='yilid'></dl>
        <ins id='yilid'></ins>
      1. <tr id='yilid'><strong id='yilid'></strong><small id='yilid'></small><button id='yilid'></button><li id='yilid'><noscript id='yilid'><big id='yilid'></big><dt id='yilid'></dt></noscript></li></tr><ol id='yilid'><table id='yilid'><blockquote id='yilid'><tbody id='yili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ilid'></u><kbd id='yilid'><kbd id='yilid'></kbd></kbd>

      2. <span id='yilid'></span>

          <i id='yilid'></i>

          臺盟中央:關於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高等教育境外辦學的建議

          • 时间:
          • 浏览:21

            在推進“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進程中,教育承擔著重大使命。其中,中國高等教育“走出去”是實現中國向全球提供公共產品的重要途徑,也是推動各國人文交流、文明互鑒的積極作為。自2016年教育部印發《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通知以來,高校參與不斷深化,平臺建設不斷增強,可視性成果不斷積累豐富,“一帶一路”教育行動取得初步成效。

            截至目前,我國高校已與24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傢簽署高等教育學歷學位互認協議,共有60所高校在23個沿線國傢開展境外辦學,16所高校與沿線國傢高校建立瞭17個教育部國際合作聯合實驗室。但在實踐中仍存在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

            (一)“引進來”和“走出去”的力度不均衡

            目前在我國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目前已經超過2600 個,而國內高校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傢開展境外辦學的高校僅有60餘所,真正在海外開設分校的機構數量屈指可數。

            (二)境外辦學資金籌集運營困難

            由於無法得到辦學經費保障,不少境外辦學項目面臨被迫中止或者縮小規模的窘境。根據我國現行的《高等學校財務制度》相關規定,高校無法使用國有資本對外投資。我國公辦高校的資金大都來源於財政撥款,公辦高校境外辦學的投資行為被嚴格限制。目前高校海外辦學經費均需依靠募集社會資金來提供,無法在辦學經費上得到保障。

            (三)派出師資隊伍匱乏

            專業過硬、通曉外語的優秀教師隊伍是做好境外辦學工作的重點與難點,也是保障境外辦學質量的核心。在缺乏赴境外任教的制度激勵的情況下,外派教師遠離母體高校工作,必然直接面臨職稱評定、工資待遇、學術發展以及子女教育等後續保障問題。

            針對以上問題提出如下建議

            (一)強化頂層設計及政策引導

            現行的《高等學校境外辦學暫行管理辦法》於2002年頒佈,無法適應和規范引導現階段的高校境外辦學活動。建議由教育部、商務部、外交部、文化部以及國傢漢辦等多部委聯合制定進外高等教育中長期發展規劃,進行科學合理佈局,引領教育開放和跨境高等教育的發展,倡導匯集“一帶一路”沿線國傢和全球優質教育資源,為共建“一帶一路”培養國際化人才。

            (二)構建境外辦學審批監控體系

            參照教育部關於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和機構的立項申請程序,建立“一帶一路”境外辦學審批體系。在立項過程中就戰略定位、企業需求、辦學風險、辦學規模、專業設置以及師資與質量保證等方面組織各界專傢進行充分論證,從而確保辦學及專業建設的精準到位。避免在同一國傢或地區出現盲目建設或專業的重復建設。

            (三)合理選擇辦學模式,優化辦學路徑

            高校境外辦學面臨諸如政治制度、文化風俗、經濟資金等方面的風險制約,故而辦學模式的合理選擇尤為重要。高校境外辦學應優先在孔院等機構設立較多的國傢和地區開展,先從成本較小、辦學難度較低的項目入手,逐步積累辦學經驗,贏得國際聲譽和口碑,通過一定時期的培育和沉淀,再適時升級為辦學機構,從而開展更大規模、更高層次、更寬領域境外辦學。

            (四)推進建立教師境外任教激勵機制

            應充分借鑒近年來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專業教師的培養經驗,多渠道建設境外任教專業教師的師資隊伍。可以由中方教師、外方教師以及世界各國招聘的教師共同構成。除母體高校派出和現地招聘專職教師之外,建立國內外兼職教師的聘用制度和研究生的助教制度,以確保境外辦學師資隊伍的可持續性。

            各級教育、人力及社會保障主管部門應建立我國高校教師赴境外任教的激勵制度。借鑒援疆援藏和孔院教師的鼓勵政策,完善職稱評定、工資待遇以及學術發展等評價考核制度。